Friday, 27 May 2016

奋战了6年,终于我的肺部不用再exclusion了

28岁那一年,一次咳嗽带血,一张x光,让我之后投保的严重疾病保单不再是“全保”的保单了,是的,我的肺部在那个时候被怀疑有一颗很大的水瘤,大约是左肺的3份之1,从那一年起,我的肺部就被保险公司排除在外,不能受保,也就是说如果是因为肺部出了问题,那段期间投保的保单是不能够获得理赔的,今年2月那一趟哥伦比亚3天3夜游我真的想不到成了我新的转垒点,我终于凭借最新的x光片和医药报告,为自己争取到了一张全保的严重疾病保单,说真的,绝对放下了一颗心头大石。

我曾经出席过一个癌症讲座(这里),当时听到医生分享关于肺癌的医药费用和后续的治疗费,说真的,我的心都凉了,因为我恰恰就是肺部被exclude,当然,目前手上的全保严重疾病保单对我来说还不够安全(不到600K),所以接下来就是用心分享,增加收入,然后再增加自己对严重疾病保单的投保,在我的财富累积出来之前,我有太多的风险和责任,所以我很需要保险。

我是独生子,有父母要奉养,还在2014年成功迎娶了自己的人生伴侣,我必须对他们负责,如果有什么不测,我必须留下足够的保险金,让他们不必过度为钱烦恼,现在的数额虽然不大(碍于经济能力),但是至少几年内他们无需为钱过度担忧。

对于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,我觉得保险是我爱的体现的一种,也许很多人没办法接受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除了保险公司,还有谁能给我这样的承诺,白纸黑字的保证,一但我发生不幸,他们就必须代替我尽孝,虽然早死就是很大的不孝和不负责任。

对于父母,虽然不曾宣誓,但是那个责任是责无旁贷的,是不能逃避的,至于我的人生伴侣更是不需要太多赘述,我可是在许多的亲朋戚友面前宣誓过要照顾她的,如果我没有这个福分尽这份心,至少留给她的不要只是伤心,特别是如果将来有了孩子,这一笔看似不大的数目(一定会越来越多)至少可以让她几年内不需要过度为钱担心。

当然,如果将来财富增加了,我还是会继续增加投保。毕竟辛苦累积下来的财富,我可不想让医院来代替我享受那个辛苦的果实,我还是会利用保险来对冲我的风险,保护我辛苦累积下来的资产,反正寄放在保险公司的钱终究会回到我的受益人手里,如果将来马来西亚走到征收遗产税的这条路上,我的保险金还是不会被征税的,能够完整的缴交到我想要赋予的人或慈善机构,这也是一种投资,而且是很棒的投资不是吗?

至少我觉得这投资比给了我不错回酬的hartalega更棒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